当前位置:首页>>精品创作
“讲好江西故事”之微故事大赛优秀原创故事选登
发布时间:2017-01-05来源:
 

 

 

“讲好江西故事”之微故事大赛优秀原创故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女跳崖的故事

严二姑

或许你知道狼牙山五壮士的故事,知道刘胡兰铡刀下英勇就义的故事,却不一定知道安福武功山上三女跳崖的故事。

193410月,我主力红军离开中央苏区开始长征。留在湘赣边界坚持革命斗争的湘赣省委,为了适应新的斗争形势,将省党和独立三团转移到武功山区。新婚不久的安福县苏维埃政府内务部部长李发姑和女青年郁怡花、刘长英三位姑娘,负责武功山区干部和群众的生活安置工作。

11月的一天,她们来到武功山深处的白竹坪村,挨家挨户慰问群众,稳定他们的情绪。三人忙完工作正要出门时,山下“砰砰”的枪响,敌人发现并包围了她们。紧急之下,为了争取时间安全转移群众,她们果断决定将敌人引上山。于是三人牵引着敌人往山上逃,敌人像一群疯狗似追上来,为首的敌人大声喊:“不要开枪,要抓活的”。于是敌人蜂拥而来,此时她们已站在悬崖峭壁—武功山千丈崖上,阵阵凉风从崖下袭来,敌人向她们逼近,三位姑娘看见山下的群众已安全突围转移,她们相互交换了下眼神,彼此心领神会。当敌人再次逼近时,只见三位姑娘毫不退缩地站在山崖边上,像三棵傲然挺立的青松,她们向崖边纵身一跳,消失在黑暗中,接着从山下传来了“共产党万岁!革命一定会胜利!”的口号声。敌人被眼前三位烈女惊呆了。

   第二天清晨,躺在溪水边的郁怡花意外活过来,她带着伤残的身体找到了活着的李发姑,两人忍者剧痛和饥寒,费尽千辛万苦找到了刘长英,但她已经壮烈牺牲了。她们伤心欲绝地用双手掩埋了自己的战友,之后两人重新振作精神,相互鼓励对方一定要走出大山,活着出去,为姐妹报仇。两位姐妹走得筋疲力尽,昏死在水沟边,一位上山砍柴的老乡李敬香发现了他们,马上和武功山上的游击队取得联系,在他们的帮助下,两位姐妹终于走出了困境。

   多少年过去了,武功山区,湘赣边界依然传诵着三女跳崖的故事。人们不会忘记三位巾帼英雄,她们的革命精神值得我们代代传。

 

 

“讲好江西故事”之微故事大赛优秀原创故事

驱邪捉“鬼” 保护耕地

傅正生

人多耕地极少的沄城乡大望村,在龙门山上规划了新农村的宅基地,可无人肯去。村支书张九根带头把新房子建了,乔迁新居。

那天,九根老婆在田里耘禾,腰上绑个鱼箩,捡些田螺,捉些鱼虾,收工时带回家喂鸡鸭。半上午,家里小孩跑来叫,说是八旬婆婆过世了!九根老婆一听,哭着回家。进门慌忙解下鱼箩往大门背一掛,忙着料理婆婆的丧事。九根也正好从乡里开会回来。

婆婆安葬后的第三天,九根新屋里忽然发出阵阵腥臭味。老婆是个迷信思想重的人。她疑心是婆婆的“阴魂”作怪。便对着婆婆的灵屋敬香烧纸打爆竹。唠叼着:“婆婆你安心去,莫吓人哟,要保佑全家吔。”可腥臭仍一样。村上便传:“九根咯新屋做得不好,出鬼。”两公婆为此吵了一架。晚上睡时,老婆气得把大门“哐”地一关。“剥!”地鱼箩从门背跌下来,泼了一地臭鱼吓。“鬼”出来了!清净地面,洗清鱼箩,烟消云散。

转眼到了夏末秋初。九根家里又出新“名堂”:半夜三更鸡窝里叽喳乱叫。老婆吓得钻床角。九根起身到鸡窝里看看,什么也未发现,便去睡。刚睡下,鸡窝里又叽叽喳喳。九根又去看,还是未发现什么。老婆又疑心是婆婆“阴魂”作怪,出了“活鬼”。第二天见早便到婆婆坟墓敬香烧纸,三跪三拜。这事村里传得更神,说什么“九根新屋压了龙脉”“黄土山上做屋住不得。”村民便不肯上山建房,吵着要占耕地。

九根是个不信“邪”的汉子。他决心把这“怪事”弄清。于是在次日晚,九根叫了村上一个后生,一个老头。算是“三结合”“侦破小组”吧。

三人用竹床齐刷刷睡在九根新屋厅上,各持一把新手电。睡下没多久,鸡窝里又闹了。九根立马用手电一照,鸡窝不闹了。“咦,这就怪呀?……”心下都纳闷。为弄个水落石出,三人干脆不睡,蹲守在鸡窝边。过了会儿,鸡窝里又闹了。三人同时开亮手电,往鸡窝里一照!这下发现“鬼”了——原来是盘在狗洞里土砖缝的一条蛇吐着舌头向鸡群“扫描”呢!九根眼尖手快,一棒把毒蛇打死了!

从此,九根全家四季平安。村民们都把新屋建到了龙门山上。

这真是:驱邪捉“鬼”破迷信,保护耕地见真情。

 

 

“讲好江西故事”之微故事大赛优秀原创故事

善良是一种选择

邓莹玲

方萍是个能干的女人,从来都不愿让自己闲下来。但是这两天,她终日抱着个手机,连洗衣做饭都不顾了。

方萍天性善良又热情,原来她正在朋友圈为一则名为“请大家伸出援手帮帮孩子吧!”筹款帖刷屏,帖子的主人公名叫刘军,来自吉安县永和镇,他的儿子刘和宝不幸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,100多万元的治疗费用一下子压垮了这个家。出于无奈,刘军求助网友。

石磊看着妻子方萍,满脸焦虑地不知道在忙些什么。他知道这女人又在为别人瞎操心了。

“网上这些消息大多都是假的,你不要又被骗了!”在网上三番四次被骗的方萍让石磊又气又心疼。

“不会吧!你看这上面的照片总不会是假的啊!”方萍把手机伸到石磊面前,眼中流露出对被信任的渴望。

石磊只是匆匆瞟了一眼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自从有了微信之后,向来乐于助人的方萍就成了屡次被忽悠和欺骗的对象。面对别人的求助,她总是来者不拒,为此遭到不少朋友的抱怨,但方萍却依然乐此不疲。

“磊,我知道网上有很多骗子。但我们不能因为别人不善良自己也变得不再善良了。而且作为家乡人,我们怎能袖手旁观?所以我还是选择去相信,哪怕能帮助到一个需要帮助的人也是值得的。” 石磊看着单纯善良的妻子不由地有些欣慰,只是当代网络信任度的严重缺失让他已经做不到再去轻易相信了。

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短短1个月内,善款高达近50万元。方萍这一个月来还是持续关注着小和宝的病情发展,石磊在她的影响下也不禁地开始为小和宝担心起来,恐怕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相信了。
   5
月,石磊主动带着方萍去省儿童医院看望小和宝和他的家人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从一入院医生说孩子只有百分之十的希望救活,到后来,通过十次化疗,把孩子从死神的手里夺了回来,孩子奇迹般康复了。孩子爸爸激动地紧握石磊夫妇的双手不住道谢!

回家路上,石磊望着窗外烂漫的杜鹃,紧紧地搂住妻子说:“能娶到如此善良的你真是我的福气!”

聪明是一种天分,而善良是一种选择,愿每个善良的人都被这世界温柔以待。

 

 

“讲好江西故事”之微故事大赛优秀原创故事

康宏斌

艮方,座落于万安县百嘉镇赣江之滨,因位于八卦“艮”位而得名,是百嘉米酒和万安龙舟文化的发祥地。

明朝,艮方有一商号叫益丰堂,掌柜刘万丰中年丧偶,独生一女,名唤江花。江花天资聪慧,本该学做买卖,可偏爱酿酒。她伙同一帮姐妹鼓捣起一座小酒坊,名曰“江花酒坊”。别看酒坊小,酿出的米酒还真地道。不管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,都爱去那打酒喝。

打酒人中,有位英俊后生对江花仰慕已久。一日正午,他走进江花酒坊要了一碗米酒和一碟黄豆,坐在一僻静处。“艮方有佳人,君岂不顾之?”每次端碗呷酒时,他都会用余光瞄江花。此举,江花了然。酒干豆尽,后生取钱付账,一摸腰:“啊呀,我的钱袋!”

江花心生疑虑,但依旧安慰:“莫急,再找找。”

后生找遍旮旯无所获,非常尴尬:“在下彭水生,对岸彭门人氏,因遗失盘缠,无法支付酒钱,望能在贵坊以做零工而抵之。”

“这···诶,父亲,您怎么来了?”

这时,刘万丰沮丧地走进酒坊。“龙舟赛将至,可旗手王二,居然把腿给摔折了。”

“那我们益丰堂如何夺标呢?”江花也着急。

“夺标?旗手?”机灵的水生向刘掌柜作揖:“可否让晚辈充当旗手?”

“你?”父女俩疑惑地看着水生。

“在家乡晚辈一直是龙舟旗手。”

“哦?”父亲仍不解,江花把刚才的事情一一告知。

刘万丰听后顿然心欢,立马应允水生请求。

端午这天,江花和姐妹们抱着酒甑来码头洗刷,江边呐喊声此起彼伏。鼓劲加油时,江花竟把肋下的酒甑夹烂了,引得众人哄笑:“河里划龙船,岸上夹烂甑。”

江面上,益丰堂龙舟队在水生稳健地指挥下,齐力奋桨一举夺魁。

赛后,刘万丰把红包塞给水生:“水生呀,这点心意,一定收下。”。

江花上前娇吟燕语:“你还欠我酒钱呢。”

“我想一直欠着,一直为你做工,可以吗?”

“嗯,但你要告诉我,上次你的钱袋真的丢了吗?”

“我,我压根就没带。”

哈哈···笑声飘荡在艮方。

这真是:“百嘉酒香自艮方,踏上龙舟过赣江。对面阿哥细品尝,不忘艮方小娇娘。”

 

 

“讲好江西故事”之微故事大赛优秀原创故事

燃松苦读成大业

边经仁

在中国古代,有许多寒门学子因家贫而发奋读书的典型故事,有“悬梁刺股”、“凿壁借光”、“囊萤照读”、“映雪读书”等,激励着一代又一代读书人。

在北宋时期,峡江却有个“燃松苦读”的孔延之。这种“松”是松树干枯腐烂后,留下树心油脂部分。峡江人叫“油干柴”。孔延之是著名的文学家,曾经与苏轼、曾巩、周敦颐等文豪同朝共事且相处友善,常常一起诗文唱和。

孔延之小时候家里很穷,但他人穷志不穷。白天,帮父母干农活时,总不忘带着书,有空就坐在田埂上看书。与小伙伴放牛时,就一人找个安静偏僻处看书。有一次看得入迷了,忘了把牛绳拴好,一不注意,让牛走到田里,把邻居家刚抽穗的禾苗吃掉了一大片。邻居告状到家,他自知闯祸了,吓得瑟瑟地等待父母的呵斥、打骂了。父母向邻居赔礼道歉、送去稻谷后,只教育了他一番。从此,延之更加发愤,以回报父母。那时,灯油贵如金,为了不误晚上读书,他机灵一动,到深山找来干枯的松树杆,劈成一小段一小段,点燃成松明灯,效果不错,于是天天晚上诵读不断。夏天蛟子多,他就将松枝点在蚊帐内读,常常让松烟薰得满面乌黑,蚊帐也烧得一个个破洞,父母看到又气又喜。村民提到他,都竖起大姆指,也有了个外号,叫“书读饱”。

有一次,“书读饱”再次到山中找“油干柴”,搬动松枝时,把土蜂巢带出来了。于是,又黑又壮的土蜂追得他满山跑,逃到家时脸也肿了鞋也丢了。正因为他这燃松苦读的精神,终于考取功名。庆历二年(1042)乡举第一,庆历三年中进士,官至尚书司封郎中。他的三个儿子孔文仲、孔武仲、孔平仲在他的影响下,也勤读不辍,成为北宋著名文学家,世称“三孔”。

孔延之著作丰厚,小时候那段燃松苦读的日子让他刻骨铭心,于是将他的著作集取名为《燃松杂著》,有三十卷传世。他在任职期间,为人正直清廉,他家衣食并不丰富,但仍坚持儿时燃松苦读、孜孜不倦的精神。他的薪俸常常用来购买书籍,到老读书没有停止过一天。他死时,苏东坡扼腕不已,为他题挽诗:“少年才气冠当时,晚节孤风益自持。”表达对孔延之的怀念、赞扬之情。好友曾巩悲痛之余为他作墓志铭,高度赞扬他的学习精神:“幼孤自感励,昼耕,读书垄上,夜燃松明继之,学艺大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