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>精品创作
“讲好江西故事”之微故事大赛优秀原创故事选登
发布时间:2017-04-18来源:
 
在风中聆听岁月的声音

——记钓源古村老村长

曾悠

赣江之滨,巍巍庐陵。在庐陵吉州内有一座闻名中华的古村庄——钓源。钓源村历史悠久风光秀美,为外人赞叹。而在村内的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,用浓厚的乡音讲起钓源的历史和古村的遗迹,就象戏中的人物,如醉如痴,手舞足蹈,他便是江西“十大最美导游”之一——欧阳钟麟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这位一直守护钓源的老人渐渐成了古村的“形象代言人”,不少慕名而来的游客,除了到此赏物观景、了解历史,更要亲耳听听这位老人的精彩讲解,“老村长”也成了大家对他的亲切称呼。

第一次在钓源见到“老村长”的时候是在大年初八,古村举行盛大的祭祖仪式,我们在村口的时候就看见了精神矍铄的“老村长”亲自向远道而来的宗亲和游客送上祝福。当时一袭黑衣加红围巾的他仿佛就是村子的大家长一样,迎接着每一个参观他家的客人。“老村长”只有高小文化,但不少来村参观的游客都点名指定他做导游。虽然已是79岁高龄,但他仍不知疲倦,20多年如一日,凭着对家乡和导游事业的热爱,用自己的满腔热情坚持为游客服务。所以每次来到这儿的游客都会注目凝神、饶有兴趣地欣赏他连说带演,声情并茂,有起伏、有悬念,极具戏剧韵味和故事色彩的解说。

10多岁的时候,“老村长”就跟随父亲从湖南回到家乡钓源,之后再也没有离开过,他对祖祖辈辈生活过的这个家园有着异乎寻常的深厚感情。村里的一草一木、一景一物,他都能说出背后的故事,“这些东西来之不易,动一下我都伤心。”“老村长”说道。在他眼中,古村虽然看上去“破破烂烂”,但要是来这里看看历史、挖掘文化,就来对了!每次有游客光顾,“老村长”都要带他们到欧阳氏祠,讲讲欧阳氏的“品字文化”。

有人曾说过语言是“最暗的夜中最亮的光”,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就是语言,因为语言可以将先祖的智慧结晶流传给后辈,渊远流长。一千年,一个村庄,它的起落兴衰,它的人文演化,变换非常。战乱天灾以及人祸的危害,也已得幸远离。千年烟云,在古村并不是了无影痕。遗世独立的气息,在钓源的青砖黑瓦,水塘天井,翠柏垂柳,石板曲巷,重檐屋垛,精雕细彩,鎏金漆画中,吐纳代谢,使逝去的历史依然活着,令今古对话得以发生。“老村长”说他的梦就是把钓源的文化传的更广一些,每多一个人到过钓源、听过钓源、赏过钓源,就能让他从心里多一份欣慰和欢乐。

如今,最让“老村长”自豪的就是,钓源越来越美,声名越传越远,不少国内外的游客、学者都到钓源游览。“清华大学、复旦大学,还有国外的哈佛大学、剑桥大学等名校的教授都来过我们这里。”“老村长”如数家珍地说,香港城市大学还把钓源古村列为古建筑学的示范点,认为它汇集了我国南方古代民间建筑的主要类型和风格。传承两个字在“老村长”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体现,他现在也在教育村里的孩子,把这些知识和荣誉的种子播撒给后辈。

九百多年前,在滁州风景秀丽的琅琊山上,“醉翁”欧阳修,写下了千古绝唱,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”。可惜,远离庐陵家乡的欧公错过了钓源的风致,如若不然,他或该为钓源写下怎样的传世名篇?欧公已远,钓源仍在。从古自今,“文章节义”的庐陵文化精髓,已在这片天地间传扬近千年。钓源,就是其中的一面旗帜,在风中这面鲜艳显目的旗帜翻腾飞舞,庄严肃穆。而在旗帜下一位老人也正迎着历史的风霜聆听着岁月的声音。

 

 

刘远春

一个下午,我到一个单位去联系工作。推开总经理办公室大门,只见转椅上一个人正侧面打电话,等他搁下电话,我问了一句:“请问你是总经理吗”?问完后,我征住了,这不是小衣吗?我定了定神,眨了眨眼,认真一打量,是小衣,我的学生,20多年未见,他从一个小不点的少年长成一个魁梧健硕的中年人。小衣也认出了我,使劲地抓住我的手:“李老师,是你!好久不见,好想你啊!”

我们坐在沙发上谈了公事谈了私事。

“李老师,有一句话我一直找不到机会说,这就是:我要一辈子感谢您”!  

 小衣激动地说。

“我到你班上之前,已经读了初一的一个学期。可那时顽皮,家里穷,在学校总是吃不饱,寒假后我就不读了。转眼就是双抢,39℃高温艳阳烧烤,我气都喘不过,还要踩打禾机,全身没有一根干纱。我边踩打禾机边想,这样会累死的,我要读书,改变自己和这种苦。

开学了,家里没有一分钱。父亲从粮仓里装了两箩稻谷,挑上肩对我说:“走吧”!

我赶紧收拾好文具,跟着父亲上路。接连20多天的高温,太阳要把一切烤焦。走了一会,就一身的汗,一双赤脚火辣辣地疼。父亲在前面佝偻着腰,赤着脚,挑着担子坚定地踏着稳步。看着父亲背上小溪般淌着的汗滴,我的眼泪涮涮地流了下来”。

我发誓,再也不错过任何学习机会,一定要从这高高的山路走出去。”

父亲将谷子挑到粮站卖了40多元钱,找到中学校长和教导主任答应让我重上学。可分班时另两个班都不要我,是你接收我在你班上学。开始我的成绩并不太好,但踩打禾机的滋味,像鞭子一样监督我,于是成绩一步步上升。这样,我读到大学。参加工作后第一件事就是买一台小型柴油机装在打禾机上,不久又买了一部板车,来减轻父母劳动强度。

那一段山路是我人生道路的一个飞跃。”

我一直不知道小衣的故事,但这个故事给了我深深的感触:获取知识,改变命运,一要立志,二要奋斗;生活中的经历,往往成为教育的催化剂。

 

“老鼠药”烧蒸笼

               蓝万根

在湘赣边界的大山深处,住着一户小有名气的人家。户主叫吴有宝,绰号“老鼠药”。他,是一个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,同时他又是当地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——笼藏米馃制作技艺的第十代传承人。

两年前,在吴有宝获得县级“非遗”项目传承人后,有人就建议他做笼藏米馃脱贫致富。于是他到乡农商银行贷款20000元,租了一间当街的旺铺,添置了十几套制作工具,准备一举脱去贫困帽!但是,天不随人愿,吴有宝的笼藏米馃堆满了店堂,无论怎么吆喝也没人要,弄得他愁肠百转,心里窝火。一天,本村老刘上街问:“吴有宝,笼藏米馃好卖么?” 吴有宝一听这话,满腔的怒火就憋不住了:“卖?卖介①屁,比老鼠药都过②难卖!”从此,吴有宝就有了“老鼠药”这个绰号。当天晚上,“老鼠药”一怒之下把做笼藏米馃的蒸笼放一把火烧了,并发誓再也不做笼藏米馃卖了。

没想到去年上半年县里的精准扶贫工作组进村了。工作组走村串户了解情况后,发现这里的群众不但喜欢吃笼藏米馃,而且善于做笼藏米馃。原料、工具都就地取材,完全保留传统风味,只是这种技艺藏在深闺人未识,没有发挥它的价值作用。于是决定建一个互联网+笼藏米馃的电商站,探索一条精准扶贫的路子。可无论工作组和乡村干部怎么说,“老鼠药”都不愿再做笼藏米馃卖了。后来工作组和村里决定,不要“老鼠药”出钱出力,只用“吴氏”两个字做商标入股就可以分红,这样“老鼠药”才勉强答应下来。可让“老鼠药”万万想不到的是“电商”这两个字这么厉害,“吴氏”笼藏米馃的广告在电商站发出去以后,全国各地的买单象雪花一样飞来,村电商站第一年就赢利一百多万元,村民们个个笑逐颜开,“老鼠药”对卖笼藏米馃的抵触情绪也彻底化解,村民们都卯足劲,准备今年大干一场。

注:①介,客家话个的意思,音gài

② 都过,客家话还(hái)的意思,过读音(g ò)

 

 

安福中学   欧阳计华

“张大爷,这是假币呀!”

“啥?假……假币?!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老人闻言,立刻从小何手中夺过几张纸币。他攥着那些钱,激动得颤抖着。那双粗糙泛黄的手上,尽是岁月一刀一刀悄无声息刻下的沟壑。他将一张纸币捏在两指之间一点一点地抚摩着纸币的纹路。恍惚,他轻轻吐出一口气:“小何,你莫不是看错了?”老人紧紧地盯着那些钱,而那句轻声的话却像在小何耳边炸出了惊雷,他搓着衣角,微微地低了低头。或许是太冷的缘故,小何什么也没说。

这钱是老人卖橙子挣来的。一个小伙子来村里收橙子,张大爷正为自家的百多斤橙子发愁呢。张大爷和小伙子商量价格,小伙子爽快地答应,张大爷想着困扰自己多日的问题终于解决了,就欣然卖给了他。

隔天,张大爷找上邻居小何,请他帮忙将钱存入银行。小何拿在手里发觉不对,原来张大爷收到的是假币。

小何叹口气,暗叹骗子的险恶,竟然连老人的血汗钱都骗!一抬头,却发现老人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院子里,用手一点点地展平纸币,再缓缓地抬起来对着灰蒙蒙的天光,眯着眼端详着。这个已经有点佝偻的背影,似乎更加矮小了。小何走到老人身旁,小心地开口:“张大爷,您要不先进屋休息会儿吧。”

小何扶着张大爷进了客厅。客厅里的炭火烧得正旺,火焰在火盆里熊熊踊跃着,不时还有小火星子飞溅出来。

“哎呀,张大爷,您老来啦!”这时,小何老婆从屋内走出,“咦?这钱是……”小何尴尬地说了事情的经过。张大爷紧急眉头沉重地叹了口气,借着火盆里的火,点了支烟抽起来:“我这个糟老头子啊,真的是老糊涂了啊!”

“张大爷,您千万别这么想!”小何赶紧开口。小何老婆也点点头,愤愤地说:“对啊对啊。这天杀的骗子,居然连老人都骗,真的是太没良心了!”忽然语气一转:“要不您把它花掉吧!这辛辛苦苦种橙子得的钱,总不能亏了啊!”

小何听了这话,觉得不妥,又不知该说些什么,低头盯着火盆里的火苗。火苗不安分地晃动着。不知是不是看久了的缘故,视线所及的东西,都有些朦朦的。可小何分明看见,张大爷将拿着纸币的手,靠近火苗。“哎呀!”小何听见老婆的惊呼声。

来不及了,火苗已经漫上那几张纸币,很快地燃起更大的火焰,那一瞬间的火光,映在张大爷腊黄的脸上,竟衬得他红光满面。在快要燃烧殆尽的时候,张大爷松开了手。

是错觉吧,小何看到几大颗浑浊的泪掉在了灰烬中。